「网络营销网」 中国人在非洲:冷暖自知的海外生意

分类:网赚项目   游览量:196   时间:2周前

【“他(地主)是你的臣民,我也是你的臣民。虽然肤色不同,但你也要保护我。” 这是杨凤兰在与东油厂的官司中面对社区街道和法院,对对方反复强调的一句话,苦涩可见一斑]

在坦桑尼亚经济中心达累斯萨拉姆的使馆区,有一家“北京饭店”。虽然没有长安街那般的富丽堂皇,但喜庆的大红灯笼、对联、多宝阁的窗户设计,还是位列第二。小小的建筑散发着浓郁的中国气息。

酒店大堂采用全开放式布局,无隔断。现在,这家中国特色餐厅的主要顾客是坦桑尼亚当地人和欧美人。喝酒,唱歌和跳舞。

这家餐厅的老板叫杨凤兰,她是个“老坦桑”。

1960年代,杨凤兰和许多同龄年轻人一样,“上山下乡”,在北大荒度过了他郁郁葱葱的岁月。但在协助坦赞铁路建设和加强东非工作的背景下,北京外国语大学开设了斯瓦希里语专业。插队的杨凤兰成为中国第一批斯洛伐克语专业的大学生。

毕业后,杨凤兰被分配到坦赞铁路建设工地担任斯里兰卡翻译。全长1860公里的坦赞铁路,不仅“连接”了相隔万里的中非,更改变了坦赞铁路援外人员“杨凤兰”的人生轨迹,开始了在另一片土地上写下他们的故事。

杨凤兰很快就开始了在坦赞铁路上的生活。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位同样负责坦赞铁路外援工作的年轻人。他们在一起后,她生了一个女孩。为了纪念《非洲爱情故事》,他们给女儿取了一个名字:“杜菲”。

从坦桑尼亚回来后,杨凤兰被分配到北京市生产服务局外经处,负责北京市集体街道企业的外贸出口工作。90年代,“集体企业”逐渐走入历史,杨凤兰也在寻找另一种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坦桑尼亚。

沙巴的中国人

用杨凤兰自己的话来说,她第一次来坦桑尼亚投资是偶然的。杨凤兰在坦桑尼亚做翻译时,遇到了后来的坦桑尼亚驻华大使伊迪。后来,杨凤兰无意中看到伊迪在一家中文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坦桑尼亚正在敞开经济大门,欢迎中国投资者。正是这样的一篇文章,促使她再次来到坦桑尼亚。

抵达坦桑尼亚后,杨凤兰看中了达累斯萨拉姆汽车站的优越位置,在汽车站租下了旧厂房,开设了该地区第一家中式火锅店。这成为了“北京饭店”的第一个原型。

杨凤兰经营着一家生意蒸蒸日上的火锅店,一边从中国采购日用品到一年一度的萨巴萨巴节(Saba Saba)展览。

坦赞铁路于1977年正式通车,从此,每年7月7日,坦桑尼亚都会举办盛大的萨巴节。萨巴节全称为“达累斯萨拉姆国际贸易博览会”,是坦桑尼亚首屈一指的综合性国际贸易博览会,也是世界各地商品进入乌干达、赞比亚、卢旺达等东非市场的门户。

其实无论从规模还是展品来看,沙巴节都是很“山寨”的。“这是一个国际博览会,更像是国内的农贸市场。” 杨凤兰说道。但对当地人来说,沙巴节就像过年。一年省下来的钱,专供沙巴节购物。展会上有很多中国产品,还有各种生活用品,“当地人很喜欢”。

当时坦桑尼亚对外国商品特别是中国的日用品需求很大,相关政策宽松灵活。沙巴节刚开始时,当地政府鼓励华商参加。为了吸引投资,他们还会给中国人优惠甚至特殊待遇。参加沙巴节的收入也非常可观。

杨凤兰回忆说,参加为期7天的沙巴节,火锅店几乎可以卖出一整年的营业额。受巨额利润的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来参加萨巴节,当地坦桑尼亚人也纷纷加入。

而随着坦桑尼亚当地人逐渐找到自己的路,自己去广州买货,参加沙巴节的华商数量和规模都不如以前,但仍有个别华商持私人护照,像候鸟一样每年飞往坦桑尼亚一次。“抓住萨巴。”

中国现在是坦桑尼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2年,中坦双边贸易额达到200美元4.7亿美元,同比增长15.2%。

据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估计,坦桑尼亚有3万多名华人华侨。他们主要从事投资和贸易。投资涉及摩托车、鞋履、餐具、箱包、编织袋、钢管、塑料管、女性卫生用品等多个领域。生产; 贸易领域涉及各种日用品的批发。不仅销往坦桑尼亚,还销往东非共同体其他国家等周边国家。

携带“候鸟”令人担忧

候鸟等个别中国商贩极大地丰富了坦桑尼亚市场的商品。但是,它们也给本地厂商和原有的商业环境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坦桑尼亚媒体频繁报道中国商品质量低劣以及从事小商品业务的中国商贩与当地商贩之间的冲突。当地人对华商、华货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有需要也有爱,也有恐慌和担忧。

据坦桑尼亚媒体报道,在达累斯萨拉姆市中心的卡里亚库区出售水果、花生和小日用品的中国摊贩引起了市场上同类当地摊贩的不满。他们甚至认为,中国供应商的运作违反了坦桑尼亚的外国投资法。

在达累斯萨拉姆逗留期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还走访了卡利亚库的中国商贩。一种不安的情绪在中国供应商中蔓延。

杨凤兰说,坦桑尼亚人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当地希望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可以做营销和批发等产业链上游的业务,而不是与当地供应商竞争有限的终端交易。不过,来到坦桑尼亚的华人文化知识和背景各不相同,卖小商品的摊子确实很多。

不过,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个体工商户和民营企业家开始涉足投资、批发分销等上游业务。这样既可以避免与本土厂商的直接利益冲突,又可以充分发挥中国的产业和发展优势。这是中国个体经营者海外投资必须经历的转型升级。

据坦桑尼亚投资中心统计,截至2012年底,已有300多家中国企业在坦投资,注册投资68亿美元。中国企业在坦的投资领域包括农业、建筑、制造、交通、电信、服务、自然资源和旅游。其中,制造业是中国企业对坦投资最集中的领域,占比超过70%。

《中非经贸合作(2013)》)白皮书指出,服务业是近年来中非投资合作的新亮点。非洲农副产品加工和小商品生产,产品和服务与非洲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可以满足非洲人民的需求,吸纳当地就业,促进中非经贸交流.

沙巴节的规定和程序越来越严格。由于出入境等流程衔接问题,因错过沙巴节而造成的损失也时有发生。

虽然参加沙巴节的华商少了,但中国商品有了新的舞台。第二届中国品牌商品非洲展于2013年9月10日在达累斯萨拉姆开幕,吸引了10多家世界500强中国企业参展,共有来自中国14个省份的200多家企业参展。生产适合当地市场的各类中国产品,如机械、电器、建筑材料和日用品。

自我意识的海外业务

几年后,杨凤兰也退出沙巴节,一心经营火锅店。开业之初,因为是独一无二的,餐厅一度非常火爆,必须提前预定才能用餐。

去过坦桑尼亚的人都印象深刻:中餐馆和赌场被列为中国人最多的地方。近年来,随着中国人涌向非洲,达累斯萨拉姆的中餐馆越来越多。在达累斯萨拉姆又开了几家也供应火锅的高档餐厅后,杨凤兰的中餐厅由于没有隔间和私密性低,不像以前那么受中国人欢迎。于是,杨凤兰把这家餐厅开给本地人和外国人,同时经营火锅和做饭,还出租了周末举办派对的新方式。

“中国人喜欢包房,不喜欢这种开放式的,但是当地人、欧美人都喜欢。酒店的目标客户现在转移了,不是中国人,主要是外国人。周末,出租给当地黑人开派对,也可以经营。放轻松。” 杨凤兰说道。

杨凤兰也在当地探索其他投资。2008年,她从中国采购了全自动榨油设备我在非洲打工,地摊经济很火爆,中国制造大受欢迎,打算利用当地物美价廉的花生、芝麻、棕榈等产油原料开展榨油业务。注册公司、租房建厂、带本地员工来华留学,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房东因房东无奈不肯搬走我在非洲打工,地摊经济很火爆,中国制造大受欢迎,拖延了近一年.

因为房租纠纷,杨凤兰和房东去了当地法院。杨凤兰虽然赢了官司,但在官司结束后,房东仍然采取联合向街道报告污染等干预措施,给她的油厂制造麻烦。在接受了街道、税务、食品安全等各部门的检查监督并与他们沟通后,房东终于搬走了,不再自找麻烦。

“他(地主)是你的臣民,我也是你的臣民。虽然肤色不同,但你也要保护我。” 这是杨凤兰与油厂老板打官司的时候,面对的是社区街道和法院。苦涩,在我不断向对方强调的一句话中,可以窥见一斑。

坦桑尼亚近两年农业收成不佳,油料作物歉收。杨凤兰的油厂还没有形成规模,目前为自己的餐厅和中国本土公司生产少量食用油。

杨凤兰告诉本报记者,2010年以来,经济形势不好,坦桑尼亚政府没钱,政府各部门的行政审批和检查增多。除了过去已完成的程序外,还需要消防设施。不这样做将导致被告上法庭。如果你不想上法庭,你必须付钱。其他,负责食品卫生检查的部门需要检查许可证,劳动部对外国人工作许可证增加了新的要求。

“没钱就给,给了也无妨。”杨凤兰说道。在检查过程中,几乎习惯性地要求检查员喝一瓶汽水或支付通行费。在周末或开斋节等假期,向官员支付节日费用是正常的。

采访中,杨凤兰感慨地说,现在的生意不如以前,做起来也比较困难。市场逐渐成熟,部分产品甚至趋于饱和。野蛮生长和高利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过,她并不打算回中国,而是认为日益壮大的坦桑尼亚有新的机遇。

现在,杨凤兰有了新的角色。她曾担任坦桑尼亚中非商会秘书长,帮助更多来坦桑尼亚投资创业的中国人与当地各方进行交流。而她自己经营的北京饭店,更是给了她女儿杜菲,坦桑二代。

上一篇:「网赚项目下载」 NFT游戏火热,能赚钱的游戏千万不要错过

下一篇:「网赚项目网」 山东人吃苦耐劳能赚钱也会管钱,理财健康度全国第九

相关文章